稿



【拍摄手记】

文\夏亚男

初见桂雪时,泾县这座江南小城,正被一场春雨后的云烟笼罩着,湖光山色之间,尽显安宁与静谧。

桂雪在这里与木为伍,已有几十年。

“年轻的时候,我是个做笔杆的!”木工出身,经历过创业失败,最终将木制笔杆做成事业,说起自己的前半生,桂雪言语之间,不乏几分自豪,但提起这陈列满屋、千姿百态的木壶,自豪之余,更多了些视若珍宝的欢喜。从榫卯拼接做壶,到整木做壶;从基本的带把壶,到造型别致提梁壶;从单个木壶,再到壶中壶…… 用桂雪的话说,“这些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作品”。

为了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,他在快50岁的时候,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,转行!就像怀揣理想的年轻人寻找人生的意义一样,桂雪想着,做笔杆终究是给他人做嫁衣,就算一天能做上百支,卖了也就是卖了,自己还是个什么也没留下的木匠。

于是他开始琢磨着把自己积攒了小半辈子的木工手艺,换个方式,玩出花儿来。什么样的木料、什么样的质地、什么样的纹理、色 泽,适合做什么样的造型,这些他了然于心,配合上多方走访交流、以及自己的潜心钻研,在经过了选料、制胚、掏堂、凿把、修边、琢磨、抛光等十几道工序后,一件把玩妙品在桂雪的工作间里诞生。木材的精妙让整个壶身透出年轮之美,其独特的造型和作工又彰显非遗传人的巧思善工。

一把小壶,要做到有光泽、有质感,跟一块好的原料密不可分。而皖南当地原产的木材并不合适,所以每隔一阵子,桂雪就要跑一趟外地,去不同的木材市场,搜寻木质坚硬,纹理致密,皮褐而泽,肌细而腻的高档珍贵稀有木材,这样做出来的木壶,方显得纹理清晰,庄重典雅。

好木头都很沉,一斤卖到几千上万都有,“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,说桂雪做壶,会不会做到去要饭!” 当年朋友的调侃,也正是戳中木壶技艺传承的难点——成本太高,虽然珍贵木材带来的绝妙质感,常让桂雪忍不住心生欢喜,但总不能拿名贵木材练手吧!木壶技艺的入门,远在基础木工手艺之上,桂雪凭借着自己几十年的木工基础,方能做到掏木成壶,而对于接班人,既要授予技艺,又要保障生活,还要求耐得住寂寞,太难。

目前,桂雪制作的木壶总总量不多,仅200只上下,但每一只都形态各异。在每只小壶的底部,都印着一个“桂”字,那是在制壶的最后一步,一组钢印,小壶夹在中间,一锤下去,“桂”字印到壶底,入木三分。

2017年8月,木壶艺术入选宣城市第五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文化遗产名录,桂雪为传承人。

近年来,他正通过非遗展示、讲课交流等形式弘扬木壶文化,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这门手艺,并得以传承。


编导:夏亚男 王浩

摄像:李浩 袁江凯

剪辑:夏亚男

包装:王浩 孙维康

手机看视频
手机扫描二维码也能看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