稿


  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前几天刚喂过的流浪猫,一场风雪后可能早已僵硬,这在往年是常有的事。小雪节气已过,随之而来的是新一轮冷空气。微博上,#冬天猫猫要怎么熬过去#话题下,不少人为流浪猫的处境担忧,饥饿、寒冷、生病……它们中相当一部分会在寒冬中无声死去。

  近日,“街猫”智能猫屋落地合肥,给部分小区流浪猫带来安身之所的同时,也让线上数万名网友实现“云养猫”。不过面对智能猫屋带来的一些问题和隐患,也有不少人提出质疑,中安在线记者采访多方,倾听不同的声音。

  街猫APP让线上数万名网友实现“云养猫”

  申请人的初心:“给流浪猫一个家!”

  “我们小区有很多流浪猫,有了‘街猫’它们可能就会顺利活过这个冬天!”合肥市包河区望湖城居民程女士说。

  据了解,“街猫”由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哈啰推出,是一款被称为“智能流浪猫屋”的设备,把定制猫屋放到小区后,登录“街猫APP”,爱猫人士不光能“云撸猫”,选择打赏的话,设备还会自动投放猫粮。自上线以来,“街猫”已在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合肥等城市铺设设备。

  偶然被“猫友群”推荐了街猫APP后,程女士想到小区内有四五只流浪猫,她便在APP上申请在小区内安装一个猫屋。在APP上填写完申请表后,她向好友发送助力邀请,不到一周程女士便接到街猫工作人员电话,约定时间进行安装。

  “我们安装猫屋必须要选择隐蔽的地方,以不打扰居民为前提。”安装猫屋的工作人员说,猫屋的电池续航时间大约6天,到时会有工作人员前来更换。

  登录街猫APP,找到该猫屋后便可观看实时画面,点击“投喂”便出现打赏页面。记者充值9.99元,获得180枚爱心币,每10枚爱心币投喂一次,一次10克。充值后点击投喂,便有猫粮落下。很快,便有一只白色小猫钻进猫屋开始进食。

  申请安装猫屋的人们大都拥有同一个初心:给“小流浪”们一个家。街猫真的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吗?

  喂猫人的焦虑:“流浪猫,越喂越多。”

  “一开始真的由衷为这样的平台感到高兴,为有救助意向的人提供了平台。”周女士说,但在投喂和接管猫屋后,她反而越发焦虑。

  “每天凡是看到空的粮盆我都控制不住往里加,但是喂不完,根本喂不完。而且很多小猫都是猫屋放置后出生的,生出来又不能不让它们活,喂完又一窝一窝生。”周女士说。

  街猫页面显示:致力于通过科技的力量,改善人与流浪猫和谐共处的关系,推行TNR(诱捕、绝育、放归),科学管理流浪猫。据相关媒体10月报道:在全国范围内,街猫已与256家宠物医院展开合作,未来街猫将持续联合品牌伙伴发放绝育券、与社区合作共同推进TNR、积极宣传流浪猫绝育理念,助力城市科学管理流浪猫。

  街猫APP合作名单显示,合肥地区与街猫合作的宠物医院共31家。记者随机前往名单上位于合肥市政务区的某家宠物医院,该医院工作人员说,每个月街猫APP会发放100元或200元数额的绝育券,但发放具体数量她并不确定。猫绝育费用需要根据检查情况决定,大约在500元,券外的费用需要送猫者自行支付。不过截至11月24日,并没人使用过街猫绝育券到该宠物医院为流浪猫进行绝育。

  此外,由于街猫APP上能显示猫屋具体位置,也有可能给一些虐猫行为提供可乘之机。

  滨湖一小区居民王女士在小区申请了一个猫屋,她还贴心地安装了帘子挡风。而不到一周,她便重新申请将猫屋撤回了。“我看到有一个人在猫屋APP直播页面上有虐猫倾向的发言,就赶紧申请撤掉了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物业的担心:“猫伤人,谁负责?”

  “装流浪猫窝经过小区业主委员会同意没?经过小区物业备案没?”街猫的出现引发了不少人的质疑。

  街猫APP显示,街猫申请需要同时满足3个条件:一是计划部署猫屋的区域内,流浪猫至少有5只;二是确认猫屋安放的位置,是得到允许的;三是希望你也认同给流浪猫绝育的理念。

  被问及是否征求过小区物业或其他居民同意,程女士表示并未联系过社区或物业。

  11月21日记者拨打了合肥12345政务服务热线,询问能否在小区内安装一个猫屋,工作人员表示将转告相关部门。22日,记者接到所在社区工作人员电话回复:这个行为是有爱心的,但是小区物业管理不允许,公共用地属于所有业主,如果要在外面养小动物的话,需要经过业主大会的同意。

  而在合肥市庐阳区一小区,小区内居民自行安装的一个猫屋遭到了物业的拆除。

  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,10月杭州市街猫工作人员在小区为流浪猫安置猫窝时遭到保安阻拦,双方发生冲突。

  记者发现,距离猫屋2米远的位置有风吹过便会带来一股异味,食物的香味则吸引了四只流浪猫聚集于此。

  异味、居民投诉、安全隐患……猫屋的存在给物业管理带来了实际的难题。记者采访望湖城某小区物业时,工作人员态度坚定地表示:“不允许安装猫屋。我们本来就在驱赶,喂养流浪猫只会让它们越来越多。”

  记者随后联系了政务区国际花都小区、浅水湾小区,经开区怡缘小区等多家物业公司,物业公司工作人员都表示,不可以在小区内安装猫屋,除非经业主委员会同意。

  律师的提醒:“喂流浪猫,有风险!”

  物业的担心并非没有依据。

  司法实践中,流浪猫狗引发的纠纷并不少见。安徽睿正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、监督委员会主任盖晓峰认为,公民通过街猫APP在小区安装猫屋的话,必须要意识到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。

  “一旦他申领了猫窝,就成了猫窝的管理人。当他管理之下的宠物或者流浪猫导致别人受到损害的时候,根据现行《民法典》的规定要承担侵权责任。”盖晓峰补充说,同时猫屋所在小区的物业公司,也要承担一定责任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二百四十九条明确规定,遗弃、逃逸的动物在遗弃、逃逸期间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动物原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。《物业管理条例》第三十五条规定,物业服务企业应当按照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,提供相应的服务。物业服务企业未能履行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,导致业主人身、财产安全受到损害的,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  那么小区居民或物业有权将未经同意就安装的猫屋进行拆除吗?

  街猫APP官方公众号内容显示:在合肥一起猫屋失窃案件中,运维工作人员根据猫屋的定位系统,在目标楼栋一层层扫楼,寻找到了被偷的猫屋。

  盖晓峰认为,如果小区业主认为猫屋有碍观瞻,或者导致一定危险的话,那么业主将猫屋拆除的行为,是一种排除妨害的行为,不应被追究责任。但如果某个业主甚至不是小区的业主,把猫屋拆除比如卖废品进行牟利,就涉嫌构成盗窃,数额达到一定程度甚至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。如果物业认为猫屋的存在可能会导致业主受到危险,有权将猫屋拆除。

  专家的警惕:“‘打赏’,谁来监督?”

  爱心可以理解,但是爱猫造成的后果同样不容忽视。

 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在小区内爱猫是一种权利,不爱猫也是一种权利,由此就出现了权利之间的平衡问题。

  “固定长期的喂养势必会带来流浪猫的聚集,爱猫人在做出决定之前必须像沙盘推演一样,考虑可能出现的后果以及具体的处理措施和要担负的责任。”王云飞表示,可以通过召开居民委员会大会的形式征求意见,在大家都能接受的一个地点投放猫屋。

  王云飞建议:“人类和动物之间应该友好相处。地球不是只有人类生存的地方,小区内必须要留一些灌木丛,让很多小动物也能够在里面躲藏、生活。在未来城市规划或者小区建设中,我们应该留下这样一片空间。”

  此外,爱猫人士充值打赏,哪些用于猫粮,又有哪些用于流浪猫绝育?“街猫”作为一种商业化运营,涉及商业广告投放、用户打赏等盈利机制,此前就有不少用户提出“猫粮价格高”等质疑。

  记者发现,11月23日起街猫充值打赏页面发生了变化,单次充值最高金额由99.99元(2100爱心币)变为399.9元(8989爱心币)。

  “有些人会借助崇高的理念价值,行敛财之实,我们要防止有人钻这样的漏洞,伤害所有爱心人士的心。”王云飞说。

  对于街猫落地合肥引发的质疑,记者查询到街猫APP所属公司广西哈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公开号码,但拨打电话后无人接听。记者将电话留给街猫安装工作人员,但合肥地区相关负责人并未给记者回电。

  (记者 吕文卫 程昊 罗中琳)

手机看视频
手机扫描二维码也能看~

【中安调查】“街猫”能否搭起流浪猫处置的“安全屋”?

2023-12-01 11:01  


  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前几天刚喂过的流浪猫,一场风雪后可能早已僵硬,这在往年是常有的事。小雪节气已过,随之而来的是新一轮冷空气。微博上,#冬天猫猫要怎么熬过去#话题下,不少人为流浪猫的处境担忧,饥饿、寒冷、生病……它们中相当一部分会在寒冬中无声死去。

  近日,“街猫”智能猫屋落地合肥,给部分小区流浪猫带来安身之所的同时,也让线上数万名网友实现“云养猫”。不过面对智能猫屋带来的一些问题和隐患,也有不少人提出质疑,中安在线记者采访多方,倾听不同的声音。

  街猫APP让线上数万名网友实现“云养猫”

  申请人的初心:“给流浪猫一个家!”

  “我们小区有很多流浪猫,有了‘街猫’它们可能就会顺利活过这个冬天!”合肥市包河区望湖城居民程女士说。

  据了解,“街猫”由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平台哈啰推出,是一款被称为“智能流浪猫屋”的设备,把定制猫屋放到小区后,登录“街猫APP”,爱猫人士不光能“云撸猫”,选择打赏的话,设备还会自动投放猫粮。自上线以来,“街猫”已在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合肥等城市铺设设备。

  偶然被“猫友群”推荐了街猫APP后,程女士想到小区内有四五只流浪猫,她便在APP上申请在小区内安装一个猫屋。在APP上填写完申请表后,她向好友发送助力邀请,不到一周程女士便接到街猫工作人员电话,约定时间进行安装。

  “我们安装猫屋必须要选择隐蔽的地方,以不打扰居民为前提。”安装猫屋的工作人员说,猫屋的电池续航时间大约6天,到时会有工作人员前来更换。

  登录街猫APP,找到该猫屋后便可观看实时画面,点击“投喂”便出现打赏页面。记者充值9.99元,获得180枚爱心币,每10枚爱心币投喂一次,一次10克。充值后点击投喂,便有猫粮落下。很快,便有一只白色小猫钻进猫屋开始进食。

  申请安装猫屋的人们大都拥有同一个初心:给“小流浪”们一个家。街猫真的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吗?

  喂猫人的焦虑:“流浪猫,越喂越多。”

  “一开始真的由衷为这样的平台感到高兴,为有救助意向的人提供了平台。”周女士说,但在投喂和接管猫屋后,她反而越发焦虑。

  “每天凡是看到空的粮盆我都控制不住往里加,但是喂不完,根本喂不完。而且很多小猫都是猫屋放置后出生的,生出来又不能不让它们活,喂完又一窝一窝生。”周女士说。

  街猫页面显示:致力于通过科技的力量,改善人与流浪猫和谐共处的关系,推行TNR(诱捕、绝育、放归),科学管理流浪猫。据相关媒体10月报道:在全国范围内,街猫已与256家宠物医院展开合作,未来街猫将持续联合品牌伙伴发放绝育券、与社区合作共同推进TNR、积极宣传流浪猫绝育理念,助力城市科学管理流浪猫。

  街猫APP合作名单显示,合肥地区与街猫合作的宠物医院共31家。记者随机前往名单上位于合肥市政务区的某家宠物医院,该医院工作人员说,每个月街猫APP会发放100元或200元数额的绝育券,但发放具体数量她并不确定。猫绝育费用需要根据检查情况决定,大约在500元,券外的费用需要送猫者自行支付。不过截至11月24日,并没人使用过街猫绝育券到该宠物医院为流浪猫进行绝育。

  此外,由于街猫APP上能显示猫屋具体位置,也有可能给一些虐猫行为提供可乘之机。

  滨湖一小区居民王女士在小区申请了一个猫屋,她还贴心地安装了帘子挡风。而不到一周,她便重新申请将猫屋撤回了。“我看到有一个人在猫屋APP直播页面上有虐猫倾向的发言,就赶紧申请撤掉了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物业的担心:“猫伤人,谁负责?”

  “装流浪猫窝经过小区业主委员会同意没?经过小区物业备案没?”街猫的出现引发了不少人的质疑。

  街猫APP显示,街猫申请需要同时满足3个条件:一是计划部署猫屋的区域内,流浪猫至少有5只;二是确认猫屋安放的位置,是得到允许的;三是希望你也认同给流浪猫绝育的理念。

  被问及是否征求过小区物业或其他居民同意,程女士表示并未联系过社区或物业。

  11月21日记者拨打了合肥12345政务服务热线,询问能否在小区内安装一个猫屋,工作人员表示将转告相关部门。22日,记者接到所在社区工作人员电话回复:这个行为是有爱心的,但是小区物业管理不允许,公共用地属于所有业主,如果要在外面养小动物的话,需要经过业主大会的同意。

  而在合肥市庐阳区一小区,小区内居民自行安装的一个猫屋遭到了物业的拆除。

  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,10月杭州市街猫工作人员在小区为流浪猫安置猫窝时遭到保安阻拦,双方发生冲突。

  记者发现,距离猫屋2米远的位置有风吹过便会带来一股异味,食物的香味则吸引了四只流浪猫聚集于此。

  异味、居民投诉、安全隐患……猫屋的存在给物业管理带来了实际的难题。记者采访望湖城某小区物业时,工作人员态度坚定地表示:“不允许安装猫屋。我们本来就在驱赶,喂养流浪猫只会让它们越来越多。”

  记者随后联系了政务区国际花都小区、浅水湾小区,经开区怡缘小区等多家物业公司,物业公司工作人员都表示,不可以在小区内安装猫屋,除非经业主委员会同意。

  律师的提醒:“喂流浪猫,有风险!”

  物业的担心并非没有依据。

  司法实践中,流浪猫狗引发的纠纷并不少见。安徽睿正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、监督委员会主任盖晓峰认为,公民通过街猫APP在小区安装猫屋的话,必须要意识到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。

  “一旦他申领了猫窝,就成了猫窝的管理人。当他管理之下的宠物或者流浪猫导致别人受到损害的时候,根据现行《民法典》的规定要承担侵权责任。”盖晓峰补充说,同时猫屋所在小区的物业公司,也要承担一定责任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二百四十九条明确规定,遗弃、逃逸的动物在遗弃、逃逸期间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动物原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。《物业管理条例》第三十五条规定,物业服务企业应当按照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,提供相应的服务。物业服务企业未能履行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,导致业主人身、财产安全受到损害的,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  那么小区居民或物业有权将未经同意就安装的猫屋进行拆除吗?

  街猫APP官方公众号内容显示:在合肥一起猫屋失窃案件中,运维工作人员根据猫屋的定位系统,在目标楼栋一层层扫楼,寻找到了被偷的猫屋。

  盖晓峰认为,如果小区业主认为猫屋有碍观瞻,或者导致一定危险的话,那么业主将猫屋拆除的行为,是一种排除妨害的行为,不应被追究责任。但如果某个业主甚至不是小区的业主,把猫屋拆除比如卖废品进行牟利,就涉嫌构成盗窃,数额达到一定程度甚至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。如果物业认为猫屋的存在可能会导致业主受到危险,有权将猫屋拆除。

  专家的警惕:“‘打赏’,谁来监督?”

  爱心可以理解,但是爱猫造成的后果同样不容忽视。

 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在小区内爱猫是一种权利,不爱猫也是一种权利,由此就出现了权利之间的平衡问题。

  “固定长期的喂养势必会带来流浪猫的聚集,爱猫人在做出决定之前必须像沙盘推演一样,考虑可能出现的后果以及具体的处理措施和要担负的责任。”王云飞表示,可以通过召开居民委员会大会的形式征求意见,在大家都能接受的一个地点投放猫屋。

  王云飞建议:“人类和动物之间应该友好相处。地球不是只有人类生存的地方,小区内必须要留一些灌木丛,让很多小动物也能够在里面躲藏、生活。在未来城市规划或者小区建设中,我们应该留下这样一片空间。”

  此外,爱猫人士充值打赏,哪些用于猫粮,又有哪些用于流浪猫绝育?“街猫”作为一种商业化运营,涉及商业广告投放、用户打赏等盈利机制,此前就有不少用户提出“猫粮价格高”等质疑。

  记者发现,11月23日起街猫充值打赏页面发生了变化,单次充值最高金额由99.99元(2100爱心币)变为399.9元(8989爱心币)。

  “有些人会借助崇高的理念价值,行敛财之实,我们要防止有人钻这样的漏洞,伤害所有爱心人士的心。”王云飞说。

  对于街猫落地合肥引发的质疑,记者查询到街猫APP所属公司广西哈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公开号码,但拨打电话后无人接听。记者将电话留给街猫安装工作人员,但合肥地区相关负责人并未给记者回电。

  (记者 吕文卫 程昊 罗中琳)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