稿

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 近日,从桐城抗洪一线传来一张照片。在大堤上,一名中年男子手持喇叭在指挥大堤抢险加固,这名男子脸色黧黑,面容憔悴,他叫雷龙中,是桐城市孔城镇党委副书记,也是孔城姜团圩东堤(南)指挥部的指挥长,他已经在一条随时有溃破风险的大堤上坚守了十天。

孔城河是桐城市孔城镇境内的一条河流,也是引江济淮工程其中一段。随着连日暴雨,原本只有五六米深的水顿时猛涨到十七八米深,水面高过了两岸农田,全靠大堤拦着。但雨还在下,水位还在缓慢上涨,大堤随时有溃破的风险。

“我嗓子哑了,说话声音不大,不好意思。”16日中午,记者乘坐冲锋舟抵达大堤,见到了雷龙中。

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面部黝黑,戴着眼镜,眼睛里还有血丝,说话声音嘶哑,和远一点的人说话都要靠“吼”。说起网上的照片,雷龙中有点不好意思,“本来皮肤就黑,前几天放晴,阳光强烈,在大堤上指挥一天,皮肤晒得更黑了。”

从7月6日开始,雷龙中就上堤指挥,担任孔城姜团圩东堤(南)指挥部的指挥长,到16日已经有十天的时间了。在这十天里,他吃住全部在大堤上,中间就回过两次家,洗澡换过衣服后就匆匆返回大堤。

“身上的压力太大了。”雷龙中说,孔城河水每天都在上涨,早已超过了大堤的高度,全靠在堤坝上用人工垒子堤来抵御。现在子堤越垒越高,孔城河已经成了一条比堤坝还要高的“悬河”。

大堤上没有硬化路面,道路泥泞,一脚踩下去就拔不出胶鞋,只有靠在地面铺彩条布才能勉强通行。记者穿着长筒胶靴,摇摇晃晃地走在大堤上,几次踏进泥中,险些灌了一靴筒的泥浆,但在这样的“道路”上,雷龙中每天要来回奔走无数次。

7月13日下午3点,大堤发现一处漏水通道,雷龙中紧急与专家会商,指挥在场人员连夜用油布封堵迎水面。7月14日漏水通道加大,他又指挥在场人员筑造外障子堤抢险。16日上午,大堤发生大面积塌方,他组织民工紧急抢险加固。十天来,在这条3.5公里长的大堤上,他先后发现险情十七次,重大险情二次,全部妥善处置。

这几个晚上,大部分抢险民工都撤离堤坝,雷龙中带着一部分人手整夜守在大堤上。

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和水压,大堤随时有溃破的风险,坚守在这里是要冒着极大风险的。晚上所有人都没有睡觉,来回在大堤上巡视,堤坝边停着冲锋舟,一旦发生险情就立刻撤离。“睡不着,也不敢睡,实在太危险了。”孔城镇人武部应急排排长郑鑫告诉记者。

指挥部设在大堤上,与外界交通全靠两艘冲锋舟,所有的生活物资都是用船运来的。中午1点多,指挥部开始用午饭,雷龙中刚坐下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随后匆匆出门,等他回来后,热饭热菜已经没了,他只能端着一桶泡面坐在大堤上,边看着水情边吃。“家里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,我没时间接,只有闲下来给家里报个平安。我有高血压,高度近视,妻子很担心我身体,但我是指挥长,要对这段堤坝负责,怎么说也要安全度过汛期。”雷龙中边说边吃着手中的泡面。

午饭后,天空乌云密布,雨点噼里啪啦地打了下来,雷龙中又乘上冲锋舟,沿着大堤巡视,薄薄的塑料雨衣根本没法挡住雨点,他的衣服很快就湿透,眼镜片上也布满水珠。在大堤上,一面面鲜红的党旗迎风飘扬,当地干部群众来回穿梭,守卫在这里。

(记者 苏艺 刘玉才 严鹏 徐张苗)

手机看视频
手机扫描二维码也能看~

【防汛救灾第一线】 大堤上的“黑脸”书记

2020-07-19 09:29  

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 近日,从桐城抗洪一线传来一张照片。在大堤上,一名中年男子手持喇叭在指挥大堤抢险加固,这名男子脸色黧黑,面容憔悴,他叫雷龙中,是桐城市孔城镇党委副书记,也是孔城姜团圩东堤(南)指挥部的指挥长,他已经在一条随时有溃破风险的大堤上坚守了十天。

孔城河是桐城市孔城镇境内的一条河流,也是引江济淮工程其中一段。随着连日暴雨,原本只有五六米深的水顿时猛涨到十七八米深,水面高过了两岸农田,全靠大堤拦着。但雨还在下,水位还在缓慢上涨,大堤随时有溃破的风险。

“我嗓子哑了,说话声音不大,不好意思。”16日中午,记者乘坐冲锋舟抵达大堤,见到了雷龙中。

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面部黝黑,戴着眼镜,眼睛里还有血丝,说话声音嘶哑,和远一点的人说话都要靠“吼”。说起网上的照片,雷龙中有点不好意思,“本来皮肤就黑,前几天放晴,阳光强烈,在大堤上指挥一天,皮肤晒得更黑了。”

从7月6日开始,雷龙中就上堤指挥,担任孔城姜团圩东堤(南)指挥部的指挥长,到16日已经有十天的时间了。在这十天里,他吃住全部在大堤上,中间就回过两次家,洗澡换过衣服后就匆匆返回大堤。

“身上的压力太大了。”雷龙中说,孔城河水每天都在上涨,早已超过了大堤的高度,全靠在堤坝上用人工垒子堤来抵御。现在子堤越垒越高,孔城河已经成了一条比堤坝还要高的“悬河”。

大堤上没有硬化路面,道路泥泞,一脚踩下去就拔不出胶鞋,只有靠在地面铺彩条布才能勉强通行。记者穿着长筒胶靴,摇摇晃晃地走在大堤上,几次踏进泥中,险些灌了一靴筒的泥浆,但在这样的“道路”上,雷龙中每天要来回奔走无数次。

7月13日下午3点,大堤发现一处漏水通道,雷龙中紧急与专家会商,指挥在场人员连夜用油布封堵迎水面。7月14日漏水通道加大,他又指挥在场人员筑造外障子堤抢险。16日上午,大堤发生大面积塌方,他组织民工紧急抢险加固。十天来,在这条3.5公里长的大堤上,他先后发现险情十七次,重大险情二次,全部妥善处置。

这几个晚上,大部分抢险民工都撤离堤坝,雷龙中带着一部分人手整夜守在大堤上。

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和水压,大堤随时有溃破的风险,坚守在这里是要冒着极大风险的。晚上所有人都没有睡觉,来回在大堤上巡视,堤坝边停着冲锋舟,一旦发生险情就立刻撤离。“睡不着,也不敢睡,实在太危险了。”孔城镇人武部应急排排长郑鑫告诉记者。

指挥部设在大堤上,与外界交通全靠两艘冲锋舟,所有的生活物资都是用船运来的。中午1点多,指挥部开始用午饭,雷龙中刚坐下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随后匆匆出门,等他回来后,热饭热菜已经没了,他只能端着一桶泡面坐在大堤上,边看着水情边吃。“家里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,我没时间接,只有闲下来给家里报个平安。我有高血压,高度近视,妻子很担心我身体,但我是指挥长,要对这段堤坝负责,怎么说也要安全度过汛期。”雷龙中边说边吃着手中的泡面。

午饭后,天空乌云密布,雨点噼里啪啦地打了下来,雷龙中又乘上冲锋舟,沿着大堤巡视,薄薄的塑料雨衣根本没法挡住雨点,他的衣服很快就湿透,眼镜片上也布满水珠。在大堤上,一面面鲜红的党旗迎风飘扬,当地干部群众来回穿梭,守卫在这里。

(记者 苏艺 刘玉才 严鹏 徐张苗)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