稿

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 7月12日凌晨4时10分,随着挖掘机挖开了宿松县汇口镇永天圩预留的分洪口,滚滚江水迅速涌进,这个万亩大圩顿成一片汪洋。从7月10日21时开始,圩内近2000居民在12个小时内全部安全转移,用牺牲自己家园为代价保住了身后同马大堤和宿松县城的安全。

作为宿松县境内的一个万亩大圩,永天圩紧挨长江,涉及汇口、洲头两个乡镇,常住人口近2000人。随着江水不断上涨,圩子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,不少地方出现了漫堤的险情。10日晚上,宿松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命令,要求在11日下午6点前,将圩内居住人员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。

7月11日早上6点多,泗洲村开始撤离群众,乡镇工作人员逐一上门摸排,劝导群众撤离。18时,随着最后一位村民撤出了洲头乡泗洲村,昔日喧闹的村庄变得一片平静。

12日凌晨2点30分,宿松县防指下达执行分洪指令。宿松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介绍说,如果不主动分洪,永天圩多处随时可能“告破”,这样造成损失会更加惨重,而且会直接影响到同马大堤和宿松县城的安全。

泗洲村六组老人刘维高和老伴因担心家里电器被淹,迟迟不予撤离。洲头派出所副所长张华、民警陈和子和辅警吴行敏,再次会同乡村干部一起登门开展劝导工作,合力将其家里两台冰箱放置在一米多高的桌子上。然后,牵着其养的小狗、提着其常用的衣物,搀扶着他们撤离到安置点。

13日上午10时,记者站在永天圩的分洪口处,看到滚滚江水继续涌进圩内,传来的水声如雷鸣。洪水淹没了农田,菜地和房屋,有的小楼一层被完全淹没,有的白杨树只能露出树梢。

站在同马大堤上,看着被洪水淹没的泗洲村,汇口镇司法所长,泗洲村联村负责人童东发心情很是复杂。

泗洲村是远近闻名的美好乡村示范村,一条“红枫大道”贯穿全村,村里有居民小区,文化馆,乡贤墙,农家乐和各种娱乐措施,村民在此安居乐业。“从1999年之后,永天圩再也没有被大水破过,我们建设了20多年泗洲村,凝结了我们无数的心血,被今年这场大水冲走了。”村干部告诉记者。

童东发的家也在泗洲村,是一幢三层小楼,洪水来临之前,他没有从家里搬出一样东西。“我是村干部,又是党员,肯定要先带领群众撤离,不能因为搬自家东西而耽误时间。而且群众们都没搬,我先搬了,其他人怎么看我。”

从分洪后到今天,童东发每天都要和同事坚守在大堤上,一抬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家,却从没想过划船回去带一些财物出来。“我们劝阻村民不要冒险回去,首先要自己能做到。”

在同马大堤上,每隔1000多米就有一座值班棚,村干部带着村民,忍受蚊虫叮咬,望着被洪水淹没的家园,日夜坚守在这里。走下堤坝,来到汇口镇和宿松县城里,这里居民生活一片平静,秩序井然。(记者 苏艺 刘玉才 严鹏 徐张苗)

手机看视频
手机扫描二维码也能看~

【防汛救灾第一线】牺牲小家 他们筑起了一道更坚固的“堤坝”!

2020-07-14 09:07  

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 7月12日凌晨4时10分,随着挖掘机挖开了宿松县汇口镇永天圩预留的分洪口,滚滚江水迅速涌进,这个万亩大圩顿成一片汪洋。从7月10日21时开始,圩内近2000居民在12个小时内全部安全转移,用牺牲自己家园为代价保住了身后同马大堤和宿松县城的安全。

作为宿松县境内的一个万亩大圩,永天圩紧挨长江,涉及汇口、洲头两个乡镇,常住人口近2000人。随着江水不断上涨,圩子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,不少地方出现了漫堤的险情。10日晚上,宿松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命令,要求在11日下午6点前,将圩内居住人员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。

7月11日早上6点多,泗洲村开始撤离群众,乡镇工作人员逐一上门摸排,劝导群众撤离。18时,随着最后一位村民撤出了洲头乡泗洲村,昔日喧闹的村庄变得一片平静。

12日凌晨2点30分,宿松县防指下达执行分洪指令。宿松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介绍说,如果不主动分洪,永天圩多处随时可能“告破”,这样造成损失会更加惨重,而且会直接影响到同马大堤和宿松县城的安全。

泗洲村六组老人刘维高和老伴因担心家里电器被淹,迟迟不予撤离。洲头派出所副所长张华、民警陈和子和辅警吴行敏,再次会同乡村干部一起登门开展劝导工作,合力将其家里两台冰箱放置在一米多高的桌子上。然后,牵着其养的小狗、提着其常用的衣物,搀扶着他们撤离到安置点。

13日上午10时,记者站在永天圩的分洪口处,看到滚滚江水继续涌进圩内,传来的水声如雷鸣。洪水淹没了农田,菜地和房屋,有的小楼一层被完全淹没,有的白杨树只能露出树梢。

站在同马大堤上,看着被洪水淹没的泗洲村,汇口镇司法所长,泗洲村联村负责人童东发心情很是复杂。

泗洲村是远近闻名的美好乡村示范村,一条“红枫大道”贯穿全村,村里有居民小区,文化馆,乡贤墙,农家乐和各种娱乐措施,村民在此安居乐业。“从1999年之后,永天圩再也没有被大水破过,我们建设了20多年泗洲村,凝结了我们无数的心血,被今年这场大水冲走了。”村干部告诉记者。

童东发的家也在泗洲村,是一幢三层小楼,洪水来临之前,他没有从家里搬出一样东西。“我是村干部,又是党员,肯定要先带领群众撤离,不能因为搬自家东西而耽误时间。而且群众们都没搬,我先搬了,其他人怎么看我。”

从分洪后到今天,童东发每天都要和同事坚守在大堤上,一抬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家,却从没想过划船回去带一些财物出来。“我们劝阻村民不要冒险回去,首先要自己能做到。”

在同马大堤上,每隔1000多米就有一座值班棚,村干部带着村民,忍受蚊虫叮咬,望着被洪水淹没的家园,日夜坚守在这里。走下堤坝,来到汇口镇和宿松县城里,这里居民生活一片平静,秩序井然。(记者 苏艺 刘玉才 严鹏 徐张苗)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