稿

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。哈喽,大家好。这里是小盛盛的朋友圈啦!歌神日常卖萌。最近一剪梅爆火网络,出道47年,去年正式封麦隐退歌坛的费玉清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这首发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歌,会在大事频频的2020年,以这样一种无厘头的方式席卷全球。各大社交媒体和视频平台上,国外网友们以《一剪梅》为素材进行的二次创作获得了巨大的流量,有这样的,还有这样的。

这首歌是怎么火的?一个叫“蛋哥”的快手用户,上传了一段自己在雪地里唱《一剪梅》的视频,被一个国外网友看到,又把这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。因为“蛋哥”神似卡通人物Humpty-Dumpty,这个意思就是英国的一个童谣,里面有的蛋头哥,跟视频里的人有点像。喜感的形象和深情的唱段形成强烈反差,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迅速达到了几十万的播放量,对中文充满好奇的网友则开始着手歌词翻译工作,据说有位颇具想法的外国网友,以中国通的身份告诉大家,歌名的中文意思是“疫减没”,歌手叫“肺愈清”。

回顾整个一剪梅事件,短视频平台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与其说《一剪梅》有多火,不如说是短视频有多火。当全球大部分公司面对疫情影响叫苦不迭的时候,短视频平台却逆势扩张。被迫宅在家里的年轻人,社交娱乐需求无处满足,短视频平台所做的,是为他们提供一个恰到好处的出口。甚至不止是出口,而是一个舒适的房间,里面有沙发 可乐 爆米花和朋友。受益于短视频的火爆,作为短视频内容重要组成部分的音乐,似乎也迎来了新的产业机会。在短视频平台兴起之前,还没有什么平台能够如此频繁的引爆各种“神曲”,流水线般地打造爆款。

2017年下半年,借着短视频的东风,《海草舞》《学猫叫》和《纸短情长》几乎响遍大街小巷。2018年,全网唱过70%的热门音乐,都来自短视频平台。不管是《一剪梅》还是其他的bgm,想要获得病毒式的大流行,必须符合某些特点:简单、辨识度、低门槛,有时还有些讽刺和幽默。

其实我感觉当然,这些BGM有自己的功能和存在的意义,视频和音乐也可以在形式和内涵上合而为一,只不过我们要明白,短视频平台的流行,依赖于碎片化的内容、超低的创作门槛和大数据的喂养。

(主持人 陈昌盛 摄像 郑强强 后期 王乐 盛佳玉(实习))


手机看视频
手机扫描二维码也能看~

昌盛的朋友圈:一剪梅国外爆火,你知道原因吗?

2020-07-05 21:50  

雪花飘飘,北风萧萧。哈喽,大家好。这里是小盛盛的朋友圈啦!歌神日常卖萌。最近一剪梅爆火网络,出道47年,去年正式封麦隐退歌坛的费玉清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这首发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歌,会在大事频频的2020年,以这样一种无厘头的方式席卷全球。各大社交媒体和视频平台上,国外网友们以《一剪梅》为素材进行的二次创作获得了巨大的流量,有这样的,还有这样的。

这首歌是怎么火的?一个叫“蛋哥”的快手用户,上传了一段自己在雪地里唱《一剪梅》的视频,被一个国外网友看到,又把这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。因为“蛋哥”神似卡通人物Humpty-Dumpty,这个意思就是英国的一个童谣,里面有的蛋头哥,跟视频里的人有点像。喜感的形象和深情的唱段形成强烈反差,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迅速达到了几十万的播放量,对中文充满好奇的网友则开始着手歌词翻译工作,据说有位颇具想法的外国网友,以中国通的身份告诉大家,歌名的中文意思是“疫减没”,歌手叫“肺愈清”。

回顾整个一剪梅事件,短视频平台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与其说《一剪梅》有多火,不如说是短视频有多火。当全球大部分公司面对疫情影响叫苦不迭的时候,短视频平台却逆势扩张。被迫宅在家里的年轻人,社交娱乐需求无处满足,短视频平台所做的,是为他们提供一个恰到好处的出口。甚至不止是出口,而是一个舒适的房间,里面有沙发 可乐 爆米花和朋友。受益于短视频的火爆,作为短视频内容重要组成部分的音乐,似乎也迎来了新的产业机会。在短视频平台兴起之前,还没有什么平台能够如此频繁的引爆各种“神曲”,流水线般地打造爆款。

2017年下半年,借着短视频的东风,《海草舞》《学猫叫》和《纸短情长》几乎响遍大街小巷。2018年,全网唱过70%的热门音乐,都来自短视频平台。不管是《一剪梅》还是其他的bgm,想要获得病毒式的大流行,必须符合某些特点:简单、辨识度、低门槛,有时还有些讽刺和幽默。

其实我感觉当然,这些BGM有自己的功能和存在的意义,视频和音乐也可以在形式和内涵上合而为一,只不过我们要明白,短视频平台的流行,依赖于碎片化的内容、超低的创作门槛和大数据的喂养。

(主持人 陈昌盛 摄像 郑强强 后期 王乐 盛佳玉(实习))
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