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离家268公里的汴河村 他们为扶贫而战

  中安在线、中安新闻客户端讯皖北的冬天比合肥来得要早许多,11月底,温度已跌到零下。

  汴河村,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灵璧县西部,从导航上看,距离合肥268公里。像皖北众多村庄一样,这里闭塞而贫穷。外界像高铁一样的飞速发展,并没有让这里改变“种完小麦、种玉米,种完玉米,种小麦”的传统。

扶贫工作进入攻坚期,战役的氛围,在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灵璧,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得到。

  今年5月,安徽向全省派驻251支扶贫工作队,250家省直和中央驻皖单位、 753名干部参与其中。

  马志顺、钟华、贺鹏云三人的工作队,就是其中一支,他们的到来,就是要为闭塞的汴河村,打开一扇窗。

  而我们的到来,只想记录下他们平常的一天。

  清晨5点

清晨的汴河村

  清晨5点,汴河村的一座民房开了门,三个来自省城合肥的男人冻得哆哆嗦嗦地开始洗漱。

  马志顺戴着上次回家带来的围巾,一边看着窗外,一边使劲地搓了搓双手。此时的村庄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,村道、老狗、一辆去了头的拖拉机,显得温柔又寂寥。

  马志顺今年56岁,这位省委宣传部正处级干部,再过4年就要退休。在这个年纪重回农村,扶贫工作将是他工作的最后一站。

  40岁的钟华来自省委讲师团,说起话来温和有条理。“总在上面说理论,但基层工作到底怎么做,其实并不知道”,钟华说,没有基层工作经验让自己没底气,他选择在不惑之年,补上这一课。

  贺鹏云,29岁。都说新闻工作应该扎根于泥土,但每次浮光掠影的采访,让这位《江淮》杂志的记者觉得,“和真实的世界隔了一层膜”。到汴河村担任扶贫专干,他要亲身参与这场史无前例的战役。

  早上6点

钟华为工作队准备早餐

  7点不到,工作队的驻地迎来了第一位客人——62岁的陈士花。在农村,人们起得早,工作队已经习惯村民们的清晨到访。

  落座后,陈士花说明了来意,一是自己身份证上的年龄错了,拿不到60岁以上老人的补贴;二是孙子残疾、自己脑梗,自己家符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。

  马志顺一边记录,一边一笔一笔,帮陈士花算他们家的收入帐。“年龄错了,我们帮您协调派出所,如果要申请贫困户,需要经村民代表民主评议。”听马志顺讲了政策,陈士花也觉得在理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“村里工作就是这样,很琐碎,但要舍得花时间。”马志顺说,再大的政策最后都要落实到具体人身上。

  送走陈士花,钟华开始做早饭,就着客厅里临时支起的液化气下挂面。青菜吃完了,钟华给面上浇上香油,又从冰箱里拿出咸菜。三个人一人一个搪瓷大碗,围着桌子热气腾腾地吃起来。

  对三个男人来说,吃饭是个大问题。有做饭经验的马志顺没想到,在家被嫌弃的厨艺,让他成为这里的主厨,大菜基本上都是他来做。在家不怎么做饭的贺鹏云也学会了基本的做菜烧饭。工作队的驻地像一间普通的男生宿舍。

  早上7点

马志顺用女儿双十一买的电子血压仪测血压

  吃完饭,贺鹏云推出自己的电动车去镇里开会,马志顺叮嘱他,顺道买点菜回来。

  马志顺和钟华也准备去村部,村里最近在修路,进度有点慢,马志顺很急,约了施工方的负责人今天来谈。

  走之前,血压偏高的马志顺按惯例量了血压,用的是女儿双十一刚买的电子血压仪,女儿叮嘱他每天一早一晚各量一次。

  高压205?肯定是血压仪不准,哪能这么高。马志顺下楼到附近的村卫生室,让医生用传统的血压仪再给量量,真的超过了200。

  “我看他经常很晚回来,感冒一个月了都没好,血压能不高吗?”村医谢慧琼对记者说。她让马志顺吊点水,可村里即将迎来第三方检查,哪有时间呢?马志顺问能不能改吃药,医生无可奈何,叮嘱了一句“多休息”。

  上午8点

钟华骑着电动车到村部钟华骑着电动车到村部

  量完血压,马志顺和钟华骑着小电动去村部,两人一人一个公文袋,挂在电动车上,在皖北的寒风中一前一后地骑行。马志顺笑着说,他们现在不仅电动骑得溜,还学会了农村小三轮,“运东西方便”。

  到了村部,已有群众等着开新农合证明。马志顺看了资料,找出村里的公章。虽说是扶贫工作队,但村里的大小事其实都要管,“涉及老百姓利益的事都是我们的工作。”

  开完证明,施工方到了。5月份到村的工作队为村里争取了两个修路项目,一条从村部到小陈庄,一条从小李庄到小高庄。其中村部到小陈庄那条,连路基都没有。马志顺和施工方负责人站在修了一半的路上,一边商量、一边来回踱步。

  汴河底子薄,几乎没有集体资产,要办事,还得少花钱。马志顺协调了两车建筑废料,用来填充路基,能省不少钱。

  脱贫不难,但要长期稳定脱贫、甚至致富,就必须得有产业。为村里找产业路子,是工作队的头等大事。

  马志顺所站的路旁,是汴河村的扶贫工厂所在地。“昨天刚完成招标,村里正和两家企业洽谈,一家是江苏常熟的服装厂,一家是本地的食品企业。”说到这,马志顺明显兴奋起来,有了扶贫工厂,意味着村里无法外出务工的劳动力,在家门口就能赚到钱,村集体也能靠租金增加收入。

  村里的文化广场也规划在这里,马志顺望着这片承载了全村希望的土地,“争取明年来个大变样。”

  上午9点

尽管身体不太好,老曾却不愿完全依靠政府,在花生、黑麦传统种植之外,又自建大棚。

  和施工方谈完,马志顺和钟华开始一天的入户工作。这一天,他们要为几户贫困户送去“精神脱贫”的奖状。

  扶贫先扶志。在国家大量扶助政策之下,少数贫困户滋生出等靠要的思想,“遇事不想着靠自己的辛勤劳动,总想着让政府兜底。”有些地方,甚至出现争当贫困户的现象。“村子里的其他农户也不富裕,这让他们生出怨言。”

  针对当前部分贫困村、贫困群众存在的内生动力不足等“精神”层面问题,灵璧县在全省首提“精神脱贫”,制定出台《灵璧县“精神脱贫”工作实施意见》,通过开展宣传教育、志愿帮扶、文化服务、教育培训、环境整治、典型选树”六大行动,激发脱贫内生动力。

  来自宣传系统的工作队,更知道精神脱贫的重要性。“整洁的环境,良好的精神面貌,更能生发出向上的动力。”马志顺说,在贫困户中开展示范评选,就是树立一种导向,鼓励他们靠自己的能力脱贫致富。

  工作队首先来到的是“自强自立”示范户曾扬家。曾扬和妻子都长期患病,儿子因智力缺陷无劳动能力,是典型的因病致贫户。尽管身体不太好,老曾却不愿完全依靠政府,屋前屋后的土地都被种上了蔬菜。长着青青芹菜的大棚,被收拾得干干净净。

  当马志顺、钟华到来时,老曾正和妻子在地里摘菜。地里的萝卜、辣菜水灵油润,一看就是精心侍弄过。

  “现在看病不要钱,种花生、养山羊,还给补助,这么好的政策,我们再不好好珍惜,就真是扶不起来了。”曾扬说,以前挣的钱都拿去看病了,现在省里出台了351、180健康扶贫政策,看病几乎不花钱,家里就渐渐有了余钱。曾扬家今年和去年分别种植了10亩黑麦、花生,各拿到10000元补贴,今年还申请了5万元小额无息贷款,用来发展蔬菜大棚。

  拿着“自强自立”示范户奖状,老曾嘿嘿直笑,“种菜很辛苦,起早贪黑,挣的都是辛苦钱,但自己挣钱,怎么说呢,心里踏实!”

  另一位“自强自立”示范户刘培平妻子患有尿毒症,“一个礼拜透析三次,如果没有扶贫,人早没了。”刘培平说,过去一次透析要几百块,通过健康扶贫政策,现在一次只要几块钱,“看病不要钱,发展产业给奖励,政府已经为我们做了这么多,我们自己再不好好干,对不起政府的政策。”

  上午10点

王入学家养的羊

  走进“孝老爱亲”示范户王入学家,迎接我们的是一对引吭高歌的大白鹅,和一棚专注吃草的山羊。马志顺告诉我们,王入学这人有本事,“人家也养羊,可就没他养得好。”

  擅长养山羊的王入学是从鬼门关走过一趟的人,腹部一条长长的疤痕,记录了当时的凶险。“医院都说不行了,现在活一天都是赚的。”对于现在的生活,王入学很知足,“人活着,就要好好干。”

  虽然自己日子过得紧巴巴,但王入学依然带着80多岁的老父亲一起过,3岁小孙女、和80岁老人,构成了一家微小而确定的幸福。

  “的确有少数贫困户有依赖政府的思想,但更多的贫困户是真贫穷。”马志顺说,像曾扬、王入学这样的贫困户,政府帮一把,就能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的轨道。

  “马队长,留下来吃饭吧!”工作队到哪家,哪家就会招呼,熟稔和热情一眼就可以看出来。马志顺手机里存着每个贫困户的电话,5000多人的大村子,哪一户住在哪,家里什么情况,真是比当地人还清楚。

  中午11点

汴河村村民正在整地,准备搭建芦蒿大棚。

  在去贫困户家的路上,记者发现很多村民家在改建厕所。“我们争取了600个改厕计划,目前已经实施了200多个。”马志顺介绍,以前汴河村全部都是土厕,很多是用土临时垒起来的,卫生条件极差。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三大革命,正在改变这里的面貌。

  路上,马志顺遇到汴河种菊花的大户,听她说最近又到邻村流转了几十亩土地,马志顺很不是滋味,他想着,怎么才能将大户留在汴河呢?“俗话说,一亩菜相当于十亩地,汴河村的种植结构还是传统的小麦和玉米,一定要种植更多经济作物,优化汴河村的种植结构。”马志顺说,经济作物必须要有销路,如果销不掉,对村民来说负担更重,汴河村正在和亳州中药材厂对接,“汴河离亳州近,完全可以作为亳州的中药材种植基地。”

  下午14点——17点

马志顺召集村委会成员和扶贫小组长开会

  临近中午时,马志顺和钟华临时接到通知,下午2点要去镇里开会。下周就要迎接第三方检查,整个灵璧县都在查缺补漏,努力将工作做得精细再精细。

  马志顺回驻地炒了一个素菜,队员们休息了一会,就去了镇里。在村部等工作队时,记者遇到了来汴河村入户的灵璧县县长曾超。村干部也很惊讶,之前并没有接到通知,县长要过来。在村部短暂停留,曾县长就带着两名工作人员,直接去了贫困户家。

  5点,开完会回来的马志顺立即召集村委会成员和扶贫小组长,部署迎查工作。随和爱笑的马志顺收起了笑容,一脸的严肃认真。

  扶贫工作进入攻坚期,战役的氛围,在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灵璧,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得到。

  晚上19点

马志顺在做晚饭

  忙碌了一天,晚上是工作队最惬意的时刻。

  卧室里,钟华正和8岁的儿子视频。8岁是小男孩最调皮的年级,看着儿子在视频那边跑来跑去,钟华连眼角都盛满笑意。驻村扶贫至少三年,来之前,他跟爱人有过一场长谈,“我爱人说,你在那边踏实工作,不用担心家里。”

  客厅,马志顺正忙着切肉、削冬瓜,在外冻了一天,晚上要做点好的,犒劳队员。很快,冰冷的屋子里弥漫出热气腾腾的菜香。

  马志顺一边烧菜,一边感叹,现在小孩太聪明了。“我外孙女15个月大,给她手机,她就能找到我,跟我视频。”“如果没来扶贫,估计您现在正坐在客厅,享受儿孙绕膝呢。”记者打趣。

  还没结婚的贺鹏云说自己最了无牵挂,家里一直催促他结婚,估计又要往后推了,“有时候想,人生有一段经历,能融入到这场史无前例的消灭贫困的战役中,真是很有意义。”

  晚上20点

马志顺的扶贫日志

  晚上8点多,马志顺回到卧室,开始撰写今天的扶贫日志。厚厚的本子,像日子一样,越积越多,记录着工作队在汴河村的点点滴滴。

  马志顺和钟华都是南方人,生活的不适应曾让他们很痛苦。北方水碱大,一天下来,水壶底就蒙上一层水垢。今年夏天最热的时候,汴河停了一周的电,停电又带来停水。白天还好,人一忙,就忘了。最煎熬的是晚上,流了一天的汗,不能洗澡。躺在蒸笼一样的房子里,怎么也睡不着,还要兑付各种虫子。

  但7个月吃住在村里,让工作队对过去从未到过的汴河村,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,在说起汴河时,他们已经习惯称,“我们村”。

  钟华说,自己有一次去买馍,一位大爷问他,“你是扶贫队的吧。”钟华说是。没想到大爷说,共产党就是好,不仅不收钱(农业税),还给钱(农业补贴)。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那一刻,我特别为自己的党自豪。”只要为群众做实事,群众一定会看得到。

  后记:

  从灵璧县城到汴河村只要半个小时,这是因为刚通了国道343,仅在半年前,到城里的时间还是一个半小时。

  就像延展到远方的343,汴河这个普通的皖北贫困村,已经做好了拥抱世界的准备。

(记者彭旖旎 徐慧冬 陈成 王宣 刘贤辉 后期 张源 王浩)

编辑:李旭 发布时2017年12月14日09时00分
网站介绍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中安K币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 2009-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